高级搜索

“靡不有初”•杨爵在贾曲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8-05    来源:网络    作者:    审核人: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语出《诗经·大雅·荡》,意思是说做人、做事、做官没有人不肯善终的,但却很少有人善终;细细体味,其中的确蕴含着深刻的哲理和警示。

我在看了习近平主席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天安门讲话用了这句话后,第一反应就是觉得有两个巧合,而两个巧合都与富平人有关,又都与两个伟人有关。习主席讲话用这句话主要是借古喻今,给它赋予了新的含义,意思是说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有一代又一代人的艰苦奋斗和不懈努力,才能达到我们的目标,才能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另一个巧合就是毛泽东主席也用过这句话,而且是用在富平人杨爵身上。我几年前在卤阳湖当文化顾问的时候,因为要为杨氏祠设置内容,在查找资料时发现毛泽东在阅读《明史·杨爵传》时曾做批注的事,毛在《杨爵传》扉页上的眉批就是“靡不有初”四个字,这四个字其实就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缩写。这句话是《诗经·大雅·荡》里的最后两句,是召穆公斥责周厉王昏庸无道的一段话:“荡荡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天生蒸民,其命匪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意思是统治者管理老百姓的法令,有些开始是好的,但中途变来变去,大多有始无终。毛在这里的批注却蕴含了深刻的见解和历史思考,指出了中国绝大部分封建帝王很少能始终如一励精图治的通病,点出了历史发展的规律,赞赏了杨爵的谏言政见,为御史杨爵和嘉靖皇帝这组矛盾做了公正的结论。

杨爵为明代嘉庆重臣,官至检察衘史,富平人,以忠君爱民、直言敢谏闻名于世,与海瑞同期,时有“北杨南海”之说。习主席也是富平人,想必他对富平历史上的名人应该也是非常熟悉的,因此,他深悉毛泽东批注《杨爵传》的故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有意思的是习主席现在所处的位置、所站的高度又和毛泽东处在同一个层面上,只是所面对的历史时期不同罢了,因此,他对毛泽东“靡不有初”的警示当有更深一层的理解。这里我们就不难看出习主席把这句话用在如此重要的讲话里的用意了,而且当作了文眼;他就是要在这样庄严的场合要向世人宣布: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绝不会落入旧有的巢臼,步古人后尘,我们一定会信心百倍地、始终如一地把中国带上强盛之路的。

据史载,嘉靖帝“即位之初,励精有为”,慢慢地却“朝御希简”,以至于创造了连续二十年不上朝办公的历史纪录,整天装神弄鬼,烧茅炼丹,这时的国计民生就可想而知了。杨爵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毅然上书嘉靖帝,对其崇尚神仙、迷信符瑞、不理朝政、宠信方士、任用奸佞、杜绝言路、迫害忠良等行为言直辞切地提出了批评,因而“获狱”七年。出狱两年后去世,去世二十年后评反昭雪,明万历年追加“忠介”谥号,令省、州、府、县为其建祠,以彰其政绩与精神。

由于杨爵在卤阳湖地区的轶闻和传说很多,卤阳湖在建天骄湖景区时就建了一个景点“杨爵拜水”,并建有“杨氏祠”,以供游人膜拜。我曾为杨氏祠撰 写过一副对联:为国靖法,替民请命,不辱北方海瑞,诗成鬻子,联对群英,无愧关西夫子。

上联不用说,下联有必要解释一下,杨爵是一位饱学之士,著有诗集,其代表作便是《鬻子诗》;联对群英是发生在蒲城的一个传说,杨爵年轻时跟父亲到贾曲卖菜,正好碰见一帮秀才为关帝庙拟对联,但都无法成章,杨爵见状就提笔直书,瞬间写就:兄玄徳弟翼德别孟德拿庞德威风凛凛震三国,生海州养豫州辞徐州坐荆州杀气腾腾射斗牛。这主要是说杨爵年轻时就很有才气;清代康熙皇帝曾为杨爵题联曰:杨忠介公明代事 ,关西夫子清世称。可见其对杨爵的评价之高。

打印|关闭